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坚必成.blog.com

 
 
 

日志

 
 
关于我

人生是一道风景,快乐是一种心境!人生的全部意义在于能够为信仰奋斗度过时空为社会作出贡献,达到灵魂净化的彼岸!为此,人生因有事业而充实,因为信仰而坚定,因有健康而自信,因有灵魂而坚强,因有智慧而自豪,因为有爱而幸福,因有希望而奋斗,因有品德而快乐!愿广交天下有志向上的一切同仁志士!祝所有为祖国独立民族解放,为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做出贡献的伟人英烈先辈的英灵安息!愿所有为祖国为人民,为平等正义、公平公正、民主法制、透明协作、尊重共享,为国强民富做出贡献的志士,一生成功、健康、快乐!

网易考拉推荐

特朗普要求俄归还克里米亚 欧美搞乱别人现在轮到乱自己  

2017-02-16 12:29:18|  分类: 美俄欧亚中东反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特朗普要求俄归还克里米亚 美俄“蜜月期”将结束
2017年02月16日
来源:凤凰网环球军事
    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弗林因“通敌丑闻”辞职仿佛打开了一道闸门,美俄短暂“蜜月期”下积累的各种恐俄、反俄的情绪都发泄出来了,俄罗斯在美国舆论场上重新变成一个可怕的国家安全威胁。面对压力,连特朗普的调子都开始变化。白宫发言人斯派塞表示,特朗普希望俄罗斯能够缓解乌克兰冲突,并归还克里米亚。这一表态让早就看不惯“特朗普与普京之间的友谊”的西方媒体兴奋,美国“政治”网用白宫发言人斯派塞的话称:“特朗普对俄罗斯是难以置信的强硬。”德国新闻电视台15日质疑“特朗普与普京的蜜月期是不是已经结束。”
    “弗林辞职背后的反俄运动”,奥地利《新闻报》15日说,弗林辞职并不令人意外,在美国鹰派看来,华盛顿愿意与俄罗斯对话,就是一种思想犯罪
    俄罗斯曾为与美国关系转暖欢呼,现在他们的心情迅速晴转阴。《国际财经时报》美国版14日称,随着特朗普政府被批与克里姆林宫关系密切,俄罗斯担心这位美国总统任期结束前就会被刺杀或赶出白宫。上述任何一种结果都会导致华盛顿带有恶意的两党发起的反俄罗斯运动
    克里姆林宫非常清楚,民主党想要拿俄罗斯败坏特朗普的信誉或者对其进行弹劾,而共和党精英要拿俄罗斯给特朗普上纪律课以及打击他的锐气莫斯科担心的不仅是特朗普下台,也担心他成为机会主义者,为安抚国会鹰派,转向反俄立场
    在俄罗斯,白宫发言人转述的特朗普希望俄罗斯归还克里米亚的言论引发关注。俄新社15日报道称,对于该说法,俄罗斯议会上院国防与安全委员会主席奥泽洛夫表示,这就类似于俄罗斯要求美国归还阿拉斯加一样克里米亚是俄罗斯的,它不是俄美交易的物品。他认为,特朗普试图以此方式向自己周边的人表明,他看来并不是那么亲俄,从而消除美国鹰派的批评
    俄国际文传电讯社15日报道,针对近日俄美关系发生的一系列事件,俄罗斯国家杜马国际事务委员会主席斯卢茨基表示,特朗普在克里米亚问题上表态表明,俄对美新总统及其团队的期望有点过高了。他不会在对待俄问题上与美国政治精英发生冲突。“俄美关系重启的可能性绝非不复存在,但涉及克里米亚的言论就像冷水淋浴一样,使我们对特朗普及其团队的某些过快和过高的期望降温。”
    “特朗普为何急着摆脱亲普京形象?”德国全球新闻网15日认为,尽管冷战已经结束20多年,但西方与俄罗斯仍没有真正的和解如果特朗普偏向莫斯科,他遇到的阻碍不仅来自美国民主党和媒体,还有整个西方。他一个人无法改变这种政治现实
    袁鹏认为,特朗普是为改善与俄关系,牺牲了美欧、美乌关系,因此在共和党内部都遭遇很多质疑。现在,特朗普受到牵制。这种牵制的后果是增加俄罗斯对美国的反感度,俄本来寄望于两国关系改善,如果美国反俄情绪加重无疑会给俄罗斯浇上一盆冷水,会加深俄全民族对美国的排斥情绪。(来源:凤凰网-环球军事
白宫高官辞职拉开特朗普“通俄”内幕 FBI将彻查
2017年02月16日
来源:凤凰军事网-环球时报
    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弗林因“通敌丑闻”辞职,仿佛打开了一道闸门,美俄短暂“蜜月期”下积累的各种恐俄、反俄的情绪都发泄出来了,俄罗斯在美国舆论场上重新变成一个可怕的国家安全威胁。
    “即使是与俄罗斯进行对话的意愿都被华盛顿鹰派视为思想犯罪。恐俄症甚至已经传染到了新政府。” 发出这番感慨的是俄罗斯联邦议会上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康斯坦丁·科萨切夫,他明显感受到俄美关系出现不好的兆头
    英国《金融时报》15日称,弗林突然辞职,加剧外界对特朗普政府与俄罗斯关系的关注。在华盛顿,美国国会的助理们表示,关于弗林的最新爆料很可能会促使国会、情报机构和执法部门展开进一步调查。一位资深共和党国会助理表示:“人们能闻到水里的血腥气,想要采取更多行动。反正没有多少共和党人在为他辩护。”
    美国有媒体开始把矛头指向特朗普美国《外交政策》15日的文章称,弗林辞职,但特朗普的俄罗斯丑闻才刚拉开帷幕弗林与俄罗斯官员的通话只是丑闻的开始,而非结束。弗林在电话里并非乱说,他的话有理由相信是经过批准的,与特朗普团队的俄罗斯政策相一致。开除弗林,特朗普政府无疑是希望向外界表明,这是他单独的行为,是反常之举但是,如果美国不进行可信和全面的调查,我们不可能知道弗林是否按特朗普政府的剧本表演,也不可能知道特朗普及其政府还有更大的罪责
    15日事态的最新进展是,多名美国现任和前任情报机构和执法人员证实,特朗普的团队在竞选期间同俄罗斯保持经常性联系。他们一个是刚刚辞职的弗林,当时他担任特朗普的外交政策顾问,另一位是当时的竞选团队负责人保罗·马纳福特。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称,虽然竞选团队成员同外国政府接触并非新鲜事,但是特朗普团队同俄罗斯的联系密切程度,以及卷入的成员如此重要,受到情报部门的关注。据这些官员透露,特朗普当时就获知了特朗普团队成员同俄罗斯方面频繁联系的情况。
    目前,美国国会对于事件的后续应对措施发生分歧。参议院少数党领袖舒默呼吁彻底调查“通俄丑闻”,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称,参议院情报委员会有可能展开对弗林的调查。而在众议院,政府监督委员会主席查菲兹则表示,不会问责弗林,但要调查弗林与俄罗斯外交官之间的通话内容是如何被他人录音并被泄露的。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称,如果调查发现特朗普同俄罗斯情报机构合作发布希拉里的负面信息,“情况将变得非常糟糕”。联邦调查局同美国情报部门对弗林的调查尚未结束,他们的目的是找出这些通话的动机,未来可能有更多人同俄罗斯方面的联系信息被披露。(来源:凤凰军事网-环球时报)
专家:欧美搞乱别人现在轮到自己 历史已有先例
2017年02月15日
来源:环球军事
    在某种意义上,目前困扰欧洲的中东难民问题,是他们自己一手造成的。(资料图)
    欧美搞乱别人,现在轮到自己了杨光斌)
    曾几何时,伴随柏林墙的倒塌,“历史终结论”甚嚣尘上,西方国家的今天被视为非西方国家的明天,在西方“颜色革命”的诱导下,很多非西方国家不顾一切地搞西式民主,结果陷于内乱而不能自拔世界是通的,非西方国家的问题很快变成西方国家自己的问题,何况西方国家自身本来就有痼疾
    用美国前总统尼克松的话说,西方赢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冷战时期,两大阵营的对抗是全面性的,直接表现为军事对峙、经济对抗,但最深刻的对立还是文化或者说意识形态上的,西方阵营的胜利不是因为其强大的军事和经济,而是意识形态当对手的精英阶层在心理上臣服时,一切都结束了在这种局势下,从南欧到苏联东欧到南美再到东亚,发生了民主化的“第三波”。但事与愿违,很多国家并没有因为发生政治转型而变得更好,相反却是国家治理危机乃至国家失败。苏联解体是典型的国家失败,从解体而来的俄罗斯在上世纪90年代的叶利钦时期,国家治理也几乎完全失效
    这是谁家之得哪家之失?以俄罗斯为代表的转型国家的内部混乱是普遍性的,那是各国人民之灾西方人在乎吗?不仅不在乎,西方国家甚至乐见此景,因为世界政治毕竟还有无政府状态的近乎零和博弈的野蛮性质,对手的内乱何尝不是自己的胜利?因此,不管非西方国家的治理如何,把自己的价值观、政治制度推广到全世界才是“王道”。就这样,在上世纪90年代,美国思想界流行的是“民主和平论”,意指民主国家之间无战争
    于是乎,“第三波”转型的国家还没有安静下来,西方国家快马加鞭地推动起民主化的“第四波”——大中东民主计划。对大中东,美国双管齐下,先是武力干掉了萨达姆,结果伊拉克陷于内战状态,至今没有结束。对此,美国人似乎并不在乎,不管其制度是否适合伊斯兰文化,又用“颜色革命”发动了“阿拉伯之春”。后来的故事便是惨绝人寰的叙利亚内战,埃及重新回到军人政治,利比亚回到冲突性的部落政治状态。冷战后一直挤压俄罗斯空间的北约国家,在推动乌克兰内乱上也“功不可没”。
    杀人一千,自损八百。欧美对外搞“民主革命”而最后城门失火,只不过在重蹈历史覆辙第一次对外推广自身民主政治的是2000年前的雅典,好战的雅典最后败于内部混乱的民主政治;第二次是法国大革命后的拿破仑,拿破仑战争其实也是一种推广法国民主的战争,结果遭遇滑铁卢;第三波和第四波民主化,可以说是人类历史上发生的第三次“民主革命”,其结果似乎也带着前两次的影子
    搞乱了大中东,意味着一战后历经百年才建立起来的大中东秩序崩塌,欧洲遭遇了汹涌的难民潮。难民潮冲击了欧洲国家的福利和工作机会,从而引发欧洲国家内部的政治紧张
    在西欧大国中,因“原罪感”而包容难民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备受质疑,要不是德国工业经济强劲,默克尔早被赶下去了;英国则躲进小楼成一统,脱欧了事,免得受难以控制的难民潮冲击;首当其冲的是法国,在消灭卡扎菲的战争中,法国战机一马当先,法国自然应该承担来自其搞乱了的国家的难民,结果法国兴起了民族主义浪潮,代表极右势力的勒庞在此次法国大选中成了黑马。据统计,在一代人左右时间内,法国人口中的穆斯林将超过白人。极端伊斯兰势力公然宣称:要用子宫战胜欧洲。穆斯林家庭大都是大型的,一家兄妹七八人再正常不过,一个人有150个表兄妹也是常态,而欧洲白人则不愿意生孩子,至少不愿意多生。当穆斯林超过法国白人时,选举民主的后果不难想见难民潮问题已让欧洲国家头大,其大挑战还在后面呢
    欧洲的问题很大程度来自因推广民主而引发伤及自身的难民潮,美国的问题同样来自其高举“普世价值”所酿成的国内治理危机。在所谓“普世价值”中,自由市场导致空前的社会不平等和国内传统产业外迁、工人失业;与“言论自由”相对立的是各种“政治正确”,不能说恐怖分子与某一宗教有关,哈佛大学校长甚至不能说女生在实验设备操作上不如男生;“平等博爱”的结果是南美非法移民潮使美国面临“拉美化”国民性危机
    可以说,正是“普世价值”大旗下的“政治正确”,让美国精英失去面对真问题的勇气和能力。比如,谈论失业导致的社会问题不敢用“阶级分析”,害怕被扣上马克思主义的帽子;谈移民导致的问题不敢说是民族问题,害怕被扣上民族主义乃至法西斯主义的帽子。结果,无论社会底层的劳动性诉求,还是反移民的政策呼吁,都被一股脑地扣上“民粹主义”的帽子,民粹主义已成为一种掩饰政治真相的污名化概念精英们可以生活在自己建构的观念世界,但时刻面对生计压力的平民百姓再也忍受不了什么“政治正确”,才有敢于挑战政治正确的特朗普的当选
    然而,不能指望特朗普总统能解决美国的内在性社会矛盾2008年之后西方国家的危机只是新一轮爆发而已。其实,二战后的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西方陷于空前的政治危机中,只是苏联的失败暂时掩盖了西方国家的结构性问题,西方政治制度反被鼓噪为“历史的终结”。要知道,同样一个西方政治制度,在其200年的历史中可是诱发了一次又一次大危机,而且还有惨烈的两次世界大战。“第三波民主化”之后的历史也证明,西式民主所产生的希特勒式独裁者并不是个案,甚至也不再是少数看来,历史依然在其自己固有的进程之中。(来源:环球军事杨光斌)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